EC Innovations - 您的专属翻译和本地化服务专家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» 关于我们 » 新闻资讯
文章详情

诗歌翻译很难“伺候”吗?

文章来源: 创思立信   发布时间:2016-2-17   

诗歌翻译对文学功底和文化底蕴的要求非常高,和普通文档翻译相比,它更为复杂。甚至一些翻译公司都接不下这样的翻译工作。它真的就这么难“伺候”?

阎国栋先生是南开大学外国语学院的西语系教授,他年轻有为,担任博导,其著作《俄国汉学史》广受好评。他读书很多,知识渊博,计算机运用娴熟。闫老师也会做一些诗歌翻译,而且经常研究俄罗斯人心目中的“中国形象”,在翻译一些俄国诗人涉及中国的诗歌时,也会遇到一些问题。他曾感叹过:“诗歌真伺候不起,几行诗折腾了一上午,要是译别的文章或作品,怎么也得译出一两千字了。”朋友趣回他说:“您说得太对了,难伺候的诗歌,说出了译诗的艰辛,是个很好的随笔题目啊!”

其实杨绛先生论翻译也使用过“伺候”这个词。这位翻译家说:“翻译是一项苦差事。我曾比之于‘一仆二主’。译者同时得伺候两个主子。一个洋主子是原文作品。原文的一句句、一字字要求依顺,不容违拗,也不得敷衍了事。另一位主子是译本的本国读者。他们要求看到原作的本来面貌,却又得依顺他们的语言习惯。我作为译者,对‘洋主子’尽责只是为了对本国的读者尽忠。我对自己译本的读者,恰如俗语所称‘孝顺的厨子’,主人越吃得多,或者吃的主人越多,我就越发称心惬意,觉得苦差事没有白当,辛苦一场也值得。”

诗歌,确实难伺候,与翻译小说、散文、传记相比,除了内容,还必须顾及形式,考虑音韵、节奏和音乐性,因而译诗要付出更多的心血与汗水。许多前辈在这条道路上艰苦跋涉,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,比如,查良铮先生翻译的普希金抒情诗、长诗、《叶甫盖尼•奥涅金》、《丘特切夫诗选》等,至今被人赞誉,堪称楷模。作为后来者,我们有责任效法前贤,继续努力。但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愿意从事文学翻译,更不用说翻译诗歌了。一则文学和诗歌翻译耗时费力,却不算科研成果,二则即便翻译成书稿,出版艰难,稿酬甚低,让人感觉得不偿失,望而生畏。诗歌翻译后继乏人的局面,不免叫人担忧。

关闭

登录